主页 > 奇·趣事 > 《革命残废军人抚恤证》记载一段英雄史
2014年05月21日

《革命残废军人抚恤证》记载一段英雄史

  记者看到,这本《革命残废军人抚恤证》是1964年3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内务部颁发,里面写有“一九四二年在平原县马腰务战斗中(据《平原县志》该战斗为1941年)被炮弹炸伤,右眼被炮弹炸伤失明,左胳膊伤筋,头部负伤。”时任“渤海军区二分区供给处主任”等内容。

  罗瑞云说,她外婆介绍,外公名叫罗顺友,是湖南省瑞阳县罗玉冲人。1927年在江西省井冈山参加中国工农红军,192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过二万五千里长征,爬过雪山,走过草地,吃过野菜,喝过道沟水。先后担任班长、排长、连长、供给科长等职。1938年随八路军第一一五师三四三旅政委肖华率领的八路军东进抗日挺进纵队到冀鲁边区,9月底,抵达乐陵城。

  1941年1月24日,司令员杨忠、副司令员龙书金(新中国成立后曾任新冀鲁军区司令员)率挺进纵队鲁北支队在平原县马腰务及周围村庄准备过春节。马腰务村一带属陵县、临邑、平原三县交界处,离三县县城较远,离敌人据点也较远。由于这一带群众基础较好,军队和当地群众一起唱戏联欢。

  26日,敌人的侦察兵还是闻讯赶来,纠集济南、德州、惠民、商河及附近各县的日伪军8000多人,动用飞机、汽车、战马等较先进武器装备,在飞机的掩护下,分五路合围马腰务一带。飞机所到之处,炸弹声、枪炮声震天动地。“外公骑着马,驮着两袋子‘北海票’钱币,冒着弹雨突围。不慎被飞机丢下的一颗炸弹击中,外公与警卫员倒在血泊中。战马被炸死,警卫员牺牲,外公头部血肉模糊。”罗瑞云介绍,龙书金副司令率部队突围,发现此险情后,立即让他的警卫员用毛巾把外公的头部包住止血,命令一个班的战士用担架抬着外公突围。

  当时,罗顺友时而昏迷,时而清醒,清醒时就要求下担架,不拖累同志们,但战士们不答应。班长抡着机枪,冲锋在前,杀出一条血路,战士们用自己的身体掩护罗顺友,抬着担架跟进。

  八路军指战员在杨忠和龙书金的率领下,奋力抗击,借道沟掩护突围。敌人穷追不舍,八路军潜至平原县城,采取迂回战术,尽力摆脱尾追敌人,辗转平原、临邑、陵县、德州四地边区10余天,战斗打得相当惨烈,多次白刃格斗,毙伤日伪军100多人,八路军也伤亡惨重。

  罗顺友被战士们抬着作战十余天。战斗结束后,他被安置到陵县滋镇盐场村养伤。“当时,外婆是村里的抗日积极分子,村妇女救国会会长。八路军鲁北支队政委决定由外婆伺候外公养伤。当时没有药品,外婆就用盐水给外公清洗伤口,请当地民间最有名的老中医疗伤。当时外婆家12口人,只有6分耕地(地里还有12座坟),一家人吃穿都很困难。但外婆一家人宁可自己少吃,向老乡们借粮、借钱,也要让外公吃饱,养好伤。”罗瑞云讲述,经过2个多月的精心照料,外公才能下地活动,外公外婆在患难之中产生了感情。后经八路军机关批准,结为夫妻。

  罗瑞云的外婆常对她们讲:“你们的外公既是我的丈夫,也是一个老红军干部,我照顾好你们的外公,既是夫妻之情,也是党交给我的任务。”他们结婚20多年,没有拌过一次嘴,没有吵过一次架。

  如今罗瑞云的外公去世已经四十五年了,外婆也是94岁高龄的老人了。“外婆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晚年非常幸福。当我们这些晚辈看到外公鲜红的《革命残废军人抚恤证》时,禁不住泪流满面。常常想:今天的幸福生活来之不易,是多少先烈们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我们一定要珍惜,我们不仅要成人成才,还要为祖国的现代化建设贡献自己的力量。”罗瑞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