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子栏目一 > 申花副总:引援具体看足协政策
2014年05月21日

申花副总:引援具体看足协政策

  近日,申花俱乐部常务副总朱骏炜在接受《青年报》采访时表示,把自己定位于服务者,要努力对申花做出改变,引援的相关思路和计划已有,主要得看足协政策。

  严格来说不满意的,因为年初吴总设立的目标没有完成,而且绿地今年是接手第5年,前4年目标都完成了,第一年保级、第二年前六、第三年亚冠、第四年冠军,每一年都上了一个台阶,今年没有完成。某些比赛场次结果、比赛内容,球迷也不是很满意。

  我觉得不应该有压力,去年申花足协杯冠军,今年上港联赛冠军,对于上海足球是一种骄傲。同城德比在比赛时比较火爆,但是对方的长处我们同样可以借鉴和学习,取长补短。上港今年能够拿冠军,首先在能力上具备了冠军实力,其次是细节上做得比较好,他们主场对恒大和我们,赢球靠的是什么?是定位球,我就跟教练说这是好的地方可以学。我们现在暂时落后没关系,看到问题,找到解决问题的方法,坚持3到4年之后,再去和上港比一比,我觉得一定是可以的。

  我们在年轻队员的培养上是不遗余力的,在比赛中上场后的表现也是得到俱乐部和教练员的肯定,我觉得只要大胆地用这些年轻队员,一定是可以练出来的。不过小孩是需要鼓励的,我也跟曹赟定、李帅说,你们应该把自己的经验传授给他们。但在总结会上李帅说了一句非常好的话,他说年轻队员你们要记住,申花的未来是属于你们的,但你们要记住,你们的位置不是老队员让给你们的,是要你们去抢过来的。

  他在国青队的能力肯定是属于比较好的,但是在中超层面你的对手是国脚甚至是外援,因此在经验和心态上肯定都有不小的差距。刘若钒在国青是球队的灵魂,感觉不一样,到了一线队他属于小字辈,如果出现失误或者某个球没处理好,压力就会比较大,而在国青就不会。我那时对他说,你挺好的,就差一个进球,后来他在与大连的比赛中进球了,这对于他的心态是一种释怀,过了这个坎就好了。

  至于朱辰杰的表现已经不用多说,他在上抢和选位上还是不错的,就是在国青回来后状态有一些起伏,他自己也感觉到了,不过我觉得年轻人嘛,有起伏是可以理解的,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只要我们看准了就会坚定不移地使用。

  我从小便是申花球迷,因为我母亲是搞体育的,很多球员都是我妈妈的学生,就去江湾体育场找他们训练、拍照,95年那会每场比赛也都会看,所以说对申花的感情还是比较深厚的,现在能来申花俱乐部工作也算儿时的梦想成真,当初上港成立的时候让我去,姚明主席本来也让我去篮协,后来吴总给了我这么一个机会,我也觉得申花能够给我提供一个平台,所以决定来申花,我觉得在这个上面能够实现自我的价值。

  像我这个年纪的上海人,申花还是在心中承载了很大的分量,这是情怀,也是信仰。当了总经理后主要两点感受比较深刻,一是压力大了,二是责任大了,以前在足协带青年队,也许一年就两场比赛重要,而现在每周的联赛都是一次大考。

  好多人说现在的朱总没有存在感,但我觉得我不要存在感,毕竟我是一个低调务实的人,觉得就是自己做好自己的事情,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和俱乐部,俱乐部宏观的方向把控好,具体做的时候还是要把自己定在服务者的角色。我不觉得自己是高高在上的,这半年我与队员的相处很融洽,队员喜欢和我说说心里话,包括遇到瓶颈也会找我谈心,大家都像朋友一样。

  在申花的这一年我觉得我过得挺开心的,做了这份工作需要面对自己的压力和职责,在申花的每一天我都是尽心尽责,只要是为申花好的我都去做,有一句歌词叫上海申花至高无上,只要是申花的利益都至高无上,哪怕是牺牲自己的利益也要去做。虽然事情比较繁琐,但看到来自队员的认可,自己的努力改变了一些事情,我就很开心。

  我接手这个位置算是比较突然,大概就是在他走的一个星期前对我说:“大连那边盛情邀请我,那边的平台还有各方面条件也挺好的,我想跟吴总商量下来,觉得你来接我这个位置最合适。”我觉得我刚来就负责媒体、办公室和青训这块,一线队我没有管理经验。我就说我还年轻,俱乐部的管理经验还不足,是不是找一个更有经验的人来。周总说:“我和吴总商量后觉得你是比较合适的人选。我觉得这也是给你一个机会,而且那个时间点再找外人也比较仓促。”我就感谢了吴总,但吴总叫我先不要谢他,也许我以后会恨死他了。我说为什么,他说:“以前球迷骂我和周总,现在你来了就骂你和我了。”

  尽管我才刚到一年,但我感觉俱乐部还是很职业的,我们所说的温度是指在人之常情上,对队员的关怀度上,比如在登巴-巴受伤、毕津浩生病上,都体现了俱乐部的关怀和态度。但并不是说有了温度就不职业了,在俱乐部的管理上还是职业的,比如秦升、周俊辰,该处罚的就处罚。温度和职业并不冲突,是让队员觉得被管得心服口服。

  现在有好多传言,国家队打中超、国奥队打中超、增加外援人数,甚至“99”“00”也要组建国家队,我们算了下最多情况下可能有十几个队员被国家队征调,一支队伍一共就只有31个人,那么肯定会影响俱乐部备战。并且如果你买了一个国脚的队员,但被国家队集训队抽走了怎么办?而且面临人员征调的压力,又有谁愿意放?所以今年是非常复杂的一年,如果买一些老队员,那么与俱乐部的年轻化的战略又不符合。相关的计划和思路都已经有了,归根到底还是看足协的政策。

  三个外援目前还有合同在身,要视中国足协的政策再做调整。登巴-巴我觉得最大的问题是心态,他想证明自己,他现在很多时候不管离禁区多远都想打门,这源于他的职业和要强,而且经过大手术后,身体机能肯定也有下滑,状态难免有起伏。后来与朱建荣搭档双中锋的组合效果还是可以的,有人帮他分担了压力,他的作用就出来了。

  今年年轻队员上得多,这对于老队员肯定是一种冲击,要说没有情绪是不可能的,我觉得这就需要沟通。我首先跟他们说,培养年轻队员是不是为了俱乐部好,只要是为俱乐部好,我们就去做。但是老队员也要时刻准备,总会有机会的,比如U23(球员)被抽走了,那么老队员的机会就来了。总体来说大家沟通很顺利的,老队员也能理解俱乐部的想法,因为这不是我们主观意愿决定,而是中国足协的政策,只要老队员心理安稳就好了。

  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我做的是一个领队的工作,我以前带青年队相当于是做小学生的领队,现在带一线队则是做大学生的领队,他们在思想和观念上都不一样,对于小孩子我就从今后的发展道路上去和他们谈,对于这批老队员我就跟他们谈一些实际的东西。尽管内容有所区别,但目的就是把大家团结在一起,努力为俱乐部奋斗。

  继“99”(梯队)“00”(梯队)之后,U15梯队也进入到基地,所以现在基地的人数越来越多了,球队成绩是一方面,但队员的思想文化也是一个关键工作。目的是让队员在申花有归属感,我们就讲三点,一是申花是怎样的一个俱乐部,二是如何成为一个优秀的运动员,三是优秀运动员应该具备怎样的素质,吴金贵、范志毅结合自己的亲身经历给他们讲述,让队员们有一种真正的归属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