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子栏目一 > 本报对话徐国良
2014年05月21日

本报对话徐国良

  徐国良是让江西球迷觉得既熟悉又陌生的名字。熟悉是因为大家都知道他是衡源俱乐部董事长、投资人。陌生是因为他极少在媒体上曝光,极少在公众场合就俱乐部事务表态。徐国良其人以及他究竟以怎样一种方式在关注这支俱乐部?新赛季中超开赛前,本报专程前往上海衡源集团总部进行探访,试图了解一个相对真实的徐国良。

  上海长宁区镇宁路上的一条小巷,临近巷口处路旁有一扇宽大厚实的铜门,铜门打开,豁然开朗,独门独户的院落尽头是一座几层高的小楼,明亮雅致、闹中取静,这便是衡源集团总部所在。通常,只要徐国良不外出公干,大都能在这里见到他。身形清瘦颀长,是徐国良给人的第一印象,现年42岁的他领导着衡源集团旗下七八家子公司,涉及矿业、地产、金融服务、体育产业等领域,衡源俱乐部正是其中之一。了解徐国良的商业版图,显然不是我们此行的目的,而我们关注的衡源俱乐部,从徐国良作为商人的职业属性出发,显然又是他旗下唯一缺乏盈利能力的公司,但他却为此倾注了不成比例的精力,原因很简单,他喜欢足球。

  见面,礼节的寒暄后,他的开场白很直接:“我想,如果不是因为足球,不是因为衡源队,我们可能不会认识,你们这次也不会专程来找我聊。”

  徐国良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上海有不错的足球传统氛围,徐国良小时候就在杨浦区的一家青少年队接受过专业训练。这种与足球的缘分也间接或直接地影响了他日后的很多选择。徐国良告诉记者,他从小学开始一直坚持踢球,直到大学毕业,位置是前腰,高中、大学都是当时校队的队长,高考选择上海财经大学的原因居然是当时有一些高中校队的师兄考去了上海财经大学,他希望和他们继续并肩作战。

  不过,现在他已经不再亲自上阵了,“到这个年龄,身体一旦跟不上就容易受比较危险的伤。”徐国良认真地说,一点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踢球的经历让徐国良对职业球员的生存状态有自己的感悟,他深深地体会球员有多么不容易,“首先你得有这个身体条件,吃苦就不用说,需要头脑,需要机会,还有很多其他因素会干扰你,球员踢到职业队太难,他们才是不容易。”

  从什么时候开始有投资一家俱乐部的念头?答案有点意外,“中学,我中学时就想过将来组一家俱乐部,那个时候,中国还没有职业俱乐部的概念。”徐国良说。然而,真等到他有能力将“梦想”实现时,接手衡源的契机却只是朋友间一次帮忙,“当时闸北有这么一支队,我接过来也是听朋友说,最开始是帮忙,再后来就一直慢慢撑到现在,其实我真正的梦想不仅仅是有一支中超俱乐部。英超,那才是职业足球的典范。”

  不踢球,徐国良现在通过投资俱乐部的方式享受足球的乐趣,此外,作为球迷,他是巴塞罗那铁杆,工作再忙,球赛转播的时间再晚,也一场都不会错过。说到兴起,他还对球员的身体条件给出了自己的观点,“不是什么人都能踢好球的,你发现没有,身材比例很重要,下肢通常要比普通人长一些更适合踢球。”那梅西呢?他的比例貌似不太符合。“梅西不能这么理解,他是个天才。”说这话时,徐国良语调中带些一丝狂热。

  过去听说南昌历来青睐巴西外援的重要原因是老板喜欢巴西风格,为此求证,徐国良说,巴西足球注重技术确实是一方面原因,但在中超选外援不是喜欢什么风格这么简单,你看中的球员愿不愿意来,价格是否合适,来了能不能和球队的打法合拍都需要考虑,巴西大家都知道是足球王国,球员劳务输出这一块选择面较大。

  短暂的沟通让人感觉徐国良的语言风格很直接,面对一些问题时他并不会有更多思量,对足球更是透着难以抑制的热情,那外界眼中的低调又是为何?话题进行到这,徐国良突然半开玩笑地询问,“你这不是正式的采访吧,我们只是随便聊聊天啊,我也不希望媒体来写我,这没有必要,大家关注球队就行了”徐国良说,在他看来,没有所谓的高调低调,性格如此,这只是他的行事方式而已。

  那就说回衡源俱乐部,来南昌这是第七个年头,之前曾经有过一两次球队外迁的传闻,球队的未来相信是很多江西球迷最关心的问题。徐国良的回应依然直接,“这个问题其实不存在,这支队伍就是江西衡源、南昌衡源,而不是什么上海衡源,可能外界觉得我会有这样那样的想法,我告诉你,没有。球队这么多年,和江西方方面面已经无法割舍,至少我从来没考虑过让球队离开江西。”

  七年间,经营这支俱乐部,徐国良也有过很艰难的时刻,“企业总会遇到困难的时候,这都是正常的。”最困难时,徐国良甚至打电话给朋友直接让对方提上美元现钞赶到南昌,仅仅是为了支付外援的薪酬。但他也说了,就算是那种情况下,他也没有想过脱身不干了,将俱乐部转手,“人活着不就是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没什么大不了的。”

  只要在现场看南昌的比赛,徐国良喜欢坐在替补席上,过去在中甲时,他几乎每场必到,而上赛季中超,他出现的次数反倒是少了许多。是热情因为时间在减退吗?“没有,应该说,到了中超这个平台,我相对更放松,另外现在工作上事务更多,电视转播网络上也能看到,我去现场也就相对少一些,再就是,把球队交给朱炯他们这个团队我很放心。”

  和朱炯签下八年合约,徐国良的这个动作在中国足坛显得很另类。说起当时的选择,徐国良说,他签朱炯之前已经关注了他很久,对朱炯的了解也不是一天两天,“职业、专业,可塑之才,朱炯这种人谁都会欣赏,我当初还有赌一把的想法,但现在我确定我眼光不错,没有看错人。给他8到10年,他将是个不可限量的优秀教练。”徐国良对朱炯的评价很高。

  替补席上的徐国良会不会对朱炯的执教造成干扰?其实这个问题早在朱炯当年签约时大家就达成了一致,衡源总经理秦蘋表示,俱乐部的话事人是徐国良,但球队的核心是朱炯,签约前就这个问题当着老板和朱炯的面就摆出来说过,“我跟朱炯说,你是主教练,队伍的建设、成绩,你才是需要负责的人,老板提供他的看法,他不需要负责。所以他表达他的看法,怎么做决定在你朱炯。”徐国良当时也笑着对此予以认可,“没错。”

  身为球迷的徐国良是狂热的,他可以熬通宵看球,睡两三个小时甚至不睡继续工作,但作为俱乐部的管理者,他却是理性的。若是把他当做一名足球玩家问他管理一家俱乐部好不好玩,他的回应是断然否认,“不要搞错了,我做足球不是在玩。”徐国良表示,尽管是兴趣让他投身这行,但既然做了就不能以玩的心态去做。

  对衡源俱乐部,徐国良也有自己理性而长远的规划,他认为通过这些年包括上赛季第一次打中超,衡源只是完成了基本的框架构建,2011赛季依然将是建设期。徐国良十分推崇徐根宝潜心青少年培养,他认为衡源目前这批球员的年龄结构是着眼于未来几年,不少人拥有很大潜力。对将来的成绩,他并非没有想法,但他不希望把目标喊在嘴上,“我从没想过我们会在中超降级,未来3到5年,我们逐步还会有一些动作,到那时,球队一定会给江西带来惊喜。”

  平常在公司,徐国良经常和员工一起吃工作餐,他说他小时候吃饭有个辣椒炒肉就觉得行了,现在吃饭配上一点自制的酱菜也觉得很合适,这些都没有太高需求。不过,抽烟饮茶是他的小嗜好,聊天临结束前,问一天抽四包烟的徐国良,除了足球还有别的爱好没?他笑着说,“工作啊”,“工作不能算”,“那就没有了。”话说回来,足球也是他的工作。